關于我們

瑞迪優文化傳媒董事長 劉科峰 | 2020翻譯高峰論壇演講

瀏覽數:15 
文章附圖

2020年1月11日,由北京陽光創譯語言翻譯有限公司主辦的“2020(第四屆)中國國際翻譯高峰論壇”,隆重召開!本次大會讓翻譯從業者們、愛好者們齊聚一堂,共同探討,學習,交流

2020第四屆中國國際翻譯高峰論壇.jpg

2020第四屆中國國際翻譯峰會現場大合影

本次會議主題聯合國際 升級創新 共創平臺 生態共榮。論壇主題涵蓋了翻譯行業發展及形勢、翻譯公司經營管理、機器翻譯、翻譯技術實踐與應用、翻譯教育、及翻譯職業交流等主題。本次會議邀請了十一位業界知名人士進行演講及進行了圓桌會談。
微信圖片_20200119103808.jpg

瑞迪優文化傳媒董事長 劉科峰

演講主題:《翻譯官如何走出人工智能時代的個人迷失》

微信圖片_20200119104006.jpg

有人說我是學院派,我當時寫的幾個片子是沒有臺詞的,基本是靠人的面部表情,或者人的行為動作來講故事。大家有機會可以看看歐洲的電影,看看小電影,在咖啡館放的小電影。當電影一旦形成商業化以后,一旦拿錢砸了以后,像《小時代》那樣的片子以后沒什么意思了,個人有個人的見解。

   我是喜歡畫面的表達方式,我一直用多角度的來表現。覺得人說話就特別有局限性,你思考事情的時候是發散式的,你表達的時候一定是線性的,在線性表達的時候一定會受到約束,這就很困惑。不知道說話應該從哪兒說,一說總是覺得說不全面。后來學了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才找到解釋,現在感覺到真正能用語言把這個事兒說的很清楚的人真是不得了。我這么大年紀倒覺得應該多學學外語,多了解別人文化背景下他們是怎么敘述事情的。我是站在應用翻譯的角度去考慮問題的,上次一個翻譯協會的朋友找我說,說劉總您完全是外行,您不知道翻譯需要什么。但是我知道需要翻譯的人需要什么,但是他知道互聯網是一個未來趨勢,互聯網能夠在引領下一步的發展。所以說到互聯網大家都說現在叫互聯網時代,馬云說過一句話,互聯網是一個偽概念,我也這么認為。為什么這么說?我們人類起初是農業化社會,后來進入到工業化社會,怎么第三個社會就進入到互聯網社會,其實應該是一個商業化的社會。我們現在之所以把它叫做互聯網社會,因為現在所有的商業手段是基于互聯網實現的,互聯網給我們商業多來了極大的便利,降低了我們傳統工業、農業手段的間接成本?,F在我們做人工智能也好,做互聯網也好,人工智能就是互聯網進一步的延伸,不能把它太神話。

   所以,人工智能確實給人類帶來很多好處。提高了翻譯效率,給普通人閱讀提供了幫助,增加了用戶體驗,還增加了拍照語音。

微信圖片_20200119104107.jpg

   現在大家也有互聯網的不足,比如說用詞不夠貼切,跟真人翻譯有差距,或者說沒法把握住語境,對多譯、模糊的文本翻譯不行,不能成為特定場景下的溝通工具。

    換個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臺灣有一個語言學家黃正德,他指出“要做人腦的駭客”,人類的語言學習不是通過正確的語法學習獲得的,而是天生具有感知不能說的而模仿來的。你不是在學怎么正確說話,而是在學習怎么樣不要不正確的說話。你要知道這話不能這么說,這是比你這話要怎么說更重要。我覺得這個理論很有意思,所以我有一個法覺得可以不斷的往下延伸。

   咱們國家有一個王東岳老師,他研究了《物演通論》,提出“遞弱代償”的理論,意思就是說人類在不斷的發展過程中,人往往會有很多達不到的地方,當人達不到的時候就會用很多方法代償。當你的代償手段越多,你越用代償的話,你的生存度就越低。比如說原來你要打仗要練武功,得有一身功夫,有一天槍發明了覺得不用練功了。實際上你的危機感、生存度降低了?,F在我們用了人工智能翻譯其實我相信大家會有這種體驗,當原來你沒有用這個東西的時候覺得你能力很強,走到哪里很自信,覺得翻譯水平沒問題。用了這個東西之后發現你的能力下降了,不行了,甚至會覺得生存度降低了,會覺得你很危機,這就是王東岳老師的理論。

   尤瓦爾·赫拉利《人類簡史》寫的非常好,把整個人類發展,人類演進寫的非常清楚,我學了那么多年歷史,這一本書把我所有困惑都解答了。當談到《未來簡史》的時候,說到人的大腦現在想的問題和計算機,人是(探機)的生物,計算機是(歸機),有一天計算機會取代人類大腦。他說所有一切都歸結為一種算法,比如說現在看抖音,看頭條,為什么你會一直不斷的往下看呢,他們有一個算法,知道你對什么感興趣就把什么推給你。他認為未來人類一定會被計算機所取代,因為計算機比你聰明。

未來我們好多想問題,我們的意識完全可以被計算機所取代了。甚至赫拉利說,在算法面前人的意識是沒有意義的,人的意識是一種干擾因素。比如說疼痛,計算機就沒有疼痛感,但是人有疼痛感就會影響有些東西的理性判斷,本來這件事兒應該這么理解,你有了感知的東西會影響你自己的正確的判斷。

如果說人工智能完全取代人的意識,不可能的,沒有這種可能。人的生理反應無意識是有意義的,比方說我們看到危險的時候會產生生理性的反應,這種生理性反應是有意義的,對你的安全是一種保障。你沒有這種反應的話人就完了,但是這種反應絕對不是基于算法來的,你絕對不會去算的,你一定是本能的反應。所以這就是人最有意義的地方。

微信圖片_20200119104418.jpg

   我想說的就是黃正德教授的說法和佛洛依德的這套理論,我們認為大量沒有意義的東西恰恰正是有意義的。我們認為最有意義的東西,可能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嚴重,那么重要。

   美國馬修·利伯曼寫了《社會天性》,他創立了一個新的學科,叫社會認知神經科學,他以前是社會心理學的,我想學文課的人都比較容易理解,他要轉到社會認知神經科學很難,神經系統對他來說是非常有難度。因為這個相當于學到生理上的東西了,他說人的大腦有那么多的神經元,有115億神經元,現在能命名的也不過一百多個,而且大部分是拉丁文,光背拉丁文就很費勁,對他來說是很不容易。他通過對人腦的斷層掃描發現了人腦的社交屬性是坦然的,就是說當我們集中精力想一件事兒的時候看大腦里面的生物鏈反應是很活躍的,當這件事兒完成以后最活躍的地方按道理就應該不活躍了,他突然發現不是這種情況,完全集中精力想一個事情,當你想完這個東西的時候發現大腦其他部分更活躍,超過了你原來想問題的活躍。    這又進一步印證了我剛才所說的我自己的觀點,我們認為沒有意義的東西,我們認為社交,想女朋友,想放松,想跟朋友聊天,那個意識大于你們天天在家里背單詞、學語法,比這個更重要,就是當你的社會性對你來講是更重要,因為人是一個社會性的動物,從出生就離不開父母的照應,從小開始跟他們在一起生活,然后學會說話。如果按照黃正德的理論說他學會了能怎么說,不能怎么說。

   有一個黑洞理論,我們現在不知道太陽系、銀河系它的運動是怎么樣,指導提出黑洞理論,是黑洞決定了整個宇宙的運行。我們看不到的東西,我們意識不到的東西,可能規定了我們。

   他提出社交的意義三大驅動力,一個是連接、心智解讀和協調,不多講了。

   我想說的就是人工智能它再牛,它其實取代不了人性、意識、社交天性。希望大家總這幾個層面去理解我們今天談的這個問題,為什么人工智能它不能取代,人在翻譯這件事兒上他有很高的意義。剛才王斌老師強調文化交流、社會責任感,我覺得講的很好,但是我覺得我更關照個人,應該從個人去考慮。我相信大家學英語,學外語,想做翻譯,基本上不太可能因為你想讓全人類有很好的溝通才想做翻譯的。第一因為天性使然,可能天生就有語言表達能力,你愿意表達,你自身喜歡這個,更多的才可能是你自己沒有意識到的其他東西所決定的,所以我覺得大家要有自信。

     我們光靠翻譯就一定能賺得了錢嗎,我們光靠自己會做翻譯就一定能夠不被取代嗎。其實你被取代不是因為互聯網,是因為這個時代自然而然會出現這個情況,大家怎么去面對這個,李開復考試說人工智能不能取代的兩種工作,一個是創造性工作,一個是關愛服務型的工作。

   我們怎樣不被取代?

    第一擴大社交性,我們大家做翻譯首先得是熱愛這件事兒,而且大家要充分的利用我剛才說的社交的理論,大家要充分去擴展自己除了學習外語以外的這方面能夠,多上上微信,多刷刷朋友圈,這沒有壞處,一定會給你增加很多好處。我公司有小孩來說我完全沒有社交圈,你讓我推廣什么根本找不到人,我說你錯了,一定要多刷刷朋友圈。

    第二,不忘初心,我們為什么要做翻譯?一定是我們對翻譯的熱愛。

   因為我是學電影的,我們有同學很多年以前拍了一個片子叫《小留學生》,講了兩個小女孩的事情。妹妹在國內天天玩,不好好學習,干脆送到英國讀高中。她讀完高中以后居然考上劍橋醫學院了,她學習那么不好居然能考上劍橋醫學院。家里人說姐姐學習好一定能考上,結果沒考上。為什么呢?為什么你學習不好能考上劍橋醫學院,學習好的反而考不上。就讓小女孩回顧她考試的過程,老師問她你為什么要考醫學院?她說我喜歡,我喜歡跟人打交道,尤其喜歡跟需要關愛的人,光這么說不行,你喜歡你為這事兒做了什么,她說我每星期到養老院去照顧老人。他說你照顧老人有什么收獲嗎?她說第一次去的時候就穿了個牛仔裙去了,英國人很紳士,說你不能跟我說話,你穿著牛仔裙對我太不尊重了。小女孩換了制服回來了,然后跟老人聊天。

   結果問她姐姐,她姐姐到那兒以后不跟別人接觸,天天在那兒拼命的復習,拼命的背英語。一問她干什么了,為什么,她說不出來,她說也喜歡醫學,看了好多醫學書,不能證明你對這件事兒熱愛。

   所以你對這件事兒的熱愛更重要,所以我們對翻譯的熱愛不是光僅僅熱愛翻譯,我們應該透過翻譯這件事兒找到背后我們熱愛的東西。我們是熱愛和人交流,還是熱愛關愛別人,還是喜歡在不同的文化中穿插,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把這些挖掘出來。

     第三,擴大翻譯的應用范圍,因為我做的是一個平臺,把所有的翻譯官就像一個招聘網站一樣,把所有翻譯官個人信息放進去,讓所有翻譯公司能夠迅速找到你。大家覺得現在翻譯的活少了,甚至價格低了。我承認這個是現實,但是實際上我認為現在的翻譯需求太多了,碎片化,翻譯人才也多了。所以,我們要把翻譯這件事兒做好,不要把翻譯理解的太狹窄,我們要不然把它理解成國際性的,大型的政治會議,要不就把它理解成到街邊上買東西,那得需要同聲傳譯。我相信我說了這么長時間你們能復述我的話語嗎,不會復述。如果你想學同聲傳譯,你不熱愛不喜歡它,你沒有天分,別白費勁了。翻譯有很多層次可以做,不一定做同聲傳譯,也不一定到大街上做導游的方式,因為那個極其導游沒有人性。

    第四,保持警惕,不要被機器所傷害。既然老王來了,既然老王給咱們帶來好處,第一要知道老王是有用的。第二你要知道老王哪兒不行,永遠那兒不行就是不行。第三我要保持我的尊嚴,要保持我個人的魅力,只有這樣在機器面前才能夠不會被取代.


會員登錄
登錄
留言
回到頂部
胆拖投注中奖计算器 广东福彩好彩1怎么玩 jdb龙王捕鱼漏洞和技巧 qq游戏麻将 @百家乐在线娱乐36bol 内蒙古自治区11选5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下 019创业交流微信群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